当前位置:翻译经营

人名的翻译

来源:  作者:本站

孟祥森则写道:“本译之所以未用‘戆第德’而用‘憨第德’,是因为‘憨’音hān,近于Candide中的Can,采‘憨厚’之意,戆则音。zhuáng。”
Can音根据法语发音,其实与“憨”字并不相同。而《Candide》一名,究竟应该音译还是意译,此处姑且不论。但有一点却十分明确,即我们就算采用“直译书名”的方式;也不如想象中那么简单,其中仍然有许多问题,是必须仔细研究的。

用心良苦
原著以主人公为名,前面倘若加个小小的修饰词或称谓之类,问题就更大了。Fitzgerald的《The Great Gatsby》先后就有王润华的《大哉盖世比》,朱淑慎的《永恒之恋》,乔志高的《大亨小传》,以及范岳的《大人物盖茨比》等多种译本。王译本的书名表面上是最“忠”于原著的,却使人想起什么“盖世霸王”之类的角色,与原著主人翁Gatsby的形象大有出入;朱译本的书名译得太浪漫、太含糊,题意表现得不够明确;范岳的译法略嫌呆板;乔志高所译的《大亨小传》一名,既表达了原著的本意,又符合中国传统文字中对仗精简的特色,可说是神来之笔,也是书名翻译中少见的佳作。
现在我们再来谈谈另一个书名翻译经典之作:傅雷翻译的《高老头》。这本书的原著是法国大文豪Balzac的代表作《Le Père Goriot》,先后有穆本天的《勾利尤老头子》和傅雷的《高老头》两个译本,其中的傅译本已经在我国成为最畅销的翻译小说之一。(韩沪麟于一九九三年重译出版了“Le Père Goriot”一书,但书名仍沿用傅译的《高老头》)。
我们先不必争论一个翻译得琅琅上口的书名,对该书的畅销与否,到底有没有帮助,我们在此只着眼于《高老头》这书名是否翻译得精确妥帖的问题。
在罗新璋所编的《翻译论集》中,有一篇文章:曹聪孙的“关于翻译作品的译名”。文中说过:“直译,是以准确还是以通俗为标准?如果拿准确来要求,那么巴尔扎克的《老戈里奥》(或《戈里奥老爹》)就不好译为《高老头》。”这篇文章的作者似乎以为用“老”或“老爹”两字就可以准确无误地把法文中的“père”一字翻译出来。谁知法文的原义全然不是这么回事。在法文中这“père”一字,假如冠在姓氏之前,往往是用来称呼一个上了年纪,但由于社会地位低微,不值得让人尊为“monsieur”(即“先生”之意)的人,因此在意义上正好符合中文里的“老头”,绝不是什么“老爹”之意。相反,巴尔扎克另一部小说中的“葛朗台”就是首先让人称为“père”发迹后才改称为“monsieur”的。
上一页 1 2 34 下一页
相关文章
热点关注
随机推荐
栏目列表

关于本站 | 会员服务 | 隐私保护 | 法律声明 | 站点地图 | RSS订阅 | 友情链接

免责声明:凡本站注明来源为xx所属媒体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